快捷搜索:

英国“解码庄园”,诺曼底登陆功臣

2019-12-12 07:00 来源:未知

旅游,  众筹方式打造的民间博物馆

现代战争实际上就是一场情报战,谁能钻入敌人的大脑谁就把握了战争的主动权。二战正是由千千万万的情报战所汇集起来的大的战争,制造密码与破译密码成为战争双方猫捉老鼠的游戏。 恩尼格玛 1938年,希特勒的狂妄使整个欧洲都充满了浓重的硝烟味道。全世界都将目光聚焦在德国,各国国防部都紧张地提防着德国军队的一举一动。这年秋天,英国情报局驻柏林的秘密情报员弗朗塞斯费勒少校向伦敦发来密电,告知德国陆军正在试验一种名为恩尼格玛的密码机。该种密码机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先进的、无法破译的密码机。倘若此机被德国人利用于军事谍报方面将会发挥巨大的作用。这个消息令英国情报局震惊了,为此,英国情报局立刻下令调查这个恩尼格玛的来龙去脉。 原来,恩尼格玛又称哑谜,最先由一位名叫胡葛考克的荷兰数学家所发明。1919年,考克在海牙以密写器为名获得了专利,他本想自己生产这种机器,可是由于财力不够,只得将这项专利卖给了柏林的德国工程师阿特舒尔比茨。根据专利设计,舒尔比茨制造出第一台密码机并为之取名为恩尼格玛。他打算卖给公司作为商业保密之用,可是这项业务进行得并不顺利。于是,舒尔比茨只得再次将它转卖给另一家公司。正在这时,德军为了保证战争的顺利进行,正在研制新的密码机。机缘巧合,他们发现了恩尼格玛,这让他们大喜过望。在德国专家对这种机器进行了一系列试验之后,他们发现,该机器无疑是当时技术最先进的密码机,与先前德军一直采用的人工编码和译码工作相比,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只要在发报机键盘上输入普通的一句话,发出时就会变成无逻辑的乱码,而只有接受方通晓编码程序,将机器调到适当的位置,输入接收密码,乱码电文才可以还原为普通文字的电报。更让德国人高兴的是,这种密码机一旦落入敌方之手,如果不知道它的编码程序、密钥,没有解读它的机器,敌方面对的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般的破译概率。加上恩尼格玛体积小、成本低、坚固耐用且便于携带,德军立刻开始生产这种密码机。他们对恩尼格玛的极大信任,使他们在整个二战之中都没有更换他们的密码系统。 然而,事情往往并不像当事人所想象的那样发展。百密总有一疏,更何况人类的智慧总是在不断地超越之中。 失踪之谜 几乎在德国人大量制造恩尼格玛的同时,英国人收到一条有关恩尼格玛的重大情报。一位曾经在德国恩尼格玛密码机工厂里工作过的波兰数学家兼工程师因为信仰犹太教而被希特勒驱逐出境。这位名为理查德莱温斯基的数学家后来回到了华沙。军情六处立刻派遣吉普森少校前往华沙与之会面。在一个昏暗的街角,莱温斯基向吉普森开出了他出售恩尼格玛的价码,即1万英镑外加他和妻子在法国的永久居留许可权。同时,吉普森也了解到眼前的这位工程师不仅可以画出精确的恩尼格玛的机器构造图,还可以复制出一台一模一样的恩尼格玛的复制品。对于英国政府来说,莱温斯基的开价根本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需要确定这位波兰数学家是不是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了解密码机,或者说他会不会是德方派来的一个诱饵。 军情六处的负责人斯特沃尔特曼斯就此请来了一些英国的顶尖级专家,他们检验了由吉普森少校送来的由莱温斯基所写下的一批技术资料,经研究后专家们告诉曼斯,这些资料看起来的确是真的。为了准确了解莱温斯基不是德国奸细,曼斯派出了两名通信数学方面的天才人物前往华沙与他正面会谈。48小时后,三个人在华沙的大街上会合了,两位专家围绕恩尼格玛问了许多关键问题,很显然,莱温斯基能够很轻松地解答这些技术问题。曼斯在听取了专家的意见之后,迅速派遣吉普森少校将莱温斯基及其妻子偷偷带出华沙后安全护送其去往法国巴黎。在那里,他们被安置在一间舒适的公寓里,由军情六处的特工保护,几个月内,莱温斯基就在此处复制出了一台恩尼格玛。而在遥远的德国,元首不知道的是,他认为天衣无缝的密码机已经被英国情报处解开了。这是二战中英国破译德军密码的重大突破,对盟军后来取得战争的胜利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940年5月18日,波兰早已覆灭,希特勒掉转枪口对准了实行绥靖政策的法国,巴黎岌岌可危。英国军情六处派遣考特恩中将驾驶飞机将莱温斯基夫妇从巴黎接到了相对安全的伦敦。他们被安排在一间舒适的公寓里,并派了一名警察保护,实际上也同时监视他们不脱离英国。但是,就在几天之后,莱温斯基突然失踪了,失踪的情形连守护的警察也说不清楚。大量的调查资料表明莱温斯基没有接触过波兰驻英国使馆,也没有同在伦敦流亡的任何波兰人接触,那么,没有英国护照也不会讲英语的他是如何逃出公寓而没有被人发现呢?难道是盖世太保获悉他泄密而谋杀了他?即便是这样,尸体在哪里呢? 由此,莱温斯基失踪一案成为二战中众多谜案的又一个,他的消失像他的密码机一样,成为永远的哑谜。 道高一丈 自从解开了恩尼格玛的核心技术之后,英国情报机构终于迈开了通向获取德军密码的第一步,这个时候的德军已经将恩尼格玛大大改进并用于军事上了。英国人要破解德国人的密码系统还需要做更大更艰巨的工作。1940年5月,正是英国情报机构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希特勒的铁骑使英国许多情报站被迫关闭,而向敌国派遣间谍获取情报亦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之事。因此,破译德军密码就成为英国获取情报的重要出路。 在离英国伦敦西北约80千米的地方有一座庄园,由一座大楼和许多尼森式小屋所组成,这个看上去并无独特之处的小山庄便是英国政府的密码破译中心——布莱切利庄园。这里会聚了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由于密码破译是一种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需要深厚的数学功底,他们之中有许多是数学家和密码通信专家,通常都是30岁至50岁之间的年轻人。在他们之中有一个怪才,就是后来被誉为计算机之父的阿兰图林!二战期间,他一直在布莱切利庄园做着破译恩尼格玛密码的工作。很久之前他就有过一个想法,即是创造一种万能机器,它可以模仿德军千百个恩尼格玛机中任何一部的活动方式,通过推其编码程序来实现解码目的。同时,这也便是现代计算机的雏形理论。在此设想下,超级便诞生了! 英国莱奇沃恩公司为英国谍报局制造出一台专门用于模仿恩尼格玛内部线路的机器。这台长、宽均为2.4米的正方形机器像一个大铜柜子,它便是新的终极解码器超级。自它出现后不久,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办公桌上便堆满了源源不断的德国最高司令部的情报。英国情报局为了防止德国人发现自己的密码已经被破译,甚至不惜忍痛放弃一些保护目标以获取更大的胜利。与此同时,他们还尽量减少超级的使用范围,以免其受到德军的破坏。正因为如此,超级才在二战之中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二战结束数十年后,英国政府公开了一批机密文件,其中就有关于英国情报机关在二战中成功破译德军无线电电码的部分。这些机密一经公开便在全世界引起轰动,布莱切利庄园、阿兰图林以及超级从此便享誉天下。

  即便如此,布莱切利庄园在英国人的心目中还是有着难以割舍的地位。1991年布莱切利庄园再度面临清拆,公众知道英国政府并不拥有布莱切利庄园后,决定以志愿者的方式组建基金会,通过众筹方式将它打造成民间博物馆。虽然外国访客人数有限,但英国当地人还是乐此不疲地一次次来到这里,这也成了英国小学在讲授解码学基础常识时的必去之地。在英国人心中,虽然昔日的军事密码破译天才们已经离世,但布莱切利庄园仍是一个说起来就觉得很酷的名词。当年英国情报部门为了掩人耳目,通过英国《每日电讯报》的填字游戏来面试应聘庄园工作的申请者。时至今日,填字游戏仍然是很多英国人用来消磨闲暇时光的习惯方式,而见到有朋友玩起填字游戏,英国人往往会调侃说:“不到12分钟就玩完了,这么棒,莫非你是先去布莱切利庄园找工作?”

  和一些纪念诺曼底登陆75周年的景点不同,布莱切利庄园里看不到传统的纪念标语,唯一能体现出纪念含义的,是展览馆门前竖立的一个大型的D字母标志。在其他纪念场所,这会被简单地理解成为D-Day(诺曼底登陆日)的缩写;但在布莱切利庄园,这个D还有“解码”(Decode)的一语双关含义。现任布莱切利庄园基金会总裁斯坦顿说,在战争年代,这里曾经汇聚9000人,为军用密码破译工作服务,他们当中包括已经在影视剧中翻拍过多次的密码破译奇才艾伦·图灵。但在布莱切利庄园,图灵并不是门票售卖的噱头,因为每一个和图灵曾经并肩作战的解码者,都是庄园想要告诉世人的英雄。

  庄园里总会安排熟悉当年破译秘史的专家来为访客们解释,诺曼底登陆与这里在上世纪40年代制造和使用的解码器之间的关系。如今看起来非常原始的这台电子计算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却帮助专家们利用德军一次小小疏忽,成功破译纳粹德国领导人希特勒当年与其高级将领密谋往来的“金枪鱼密码”。计算机的发明者,比尔·图特与托米·弗拉沃斯也因此在这座庄园的历史上,与图灵一样被看作是布莱切利庄园的英雄,因为他们使二战缩短了至少两年,挽救了无数生命。

  虽然拥有辉煌的历史,但布莱切利庄园也需要为生计琢磨如何吸引访客的好点子。布莱切利庄园所在的英格兰白金汉郡,距离伦敦车程只有半个小时,但如今酒香也怕巷子深,庄园的管理者说,很多外国访客不知道英格兰还有一座解码庄园。

  一座解码庄园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城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英国“解码庄园”,诺曼底登陆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