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你在火车上见过乘务员推销哪些奇特的小玩意儿?

2019-12-02 16:53 来源:未知

大学时期回家的绿皮火车上,那个瓜子泡面矿泉水的列车员小哥除了牛肉干和火车模型外,有一次拿出了一种声称按摩的鞋垫,鞋垫里面带一种蓝色液体的哪一种,类似于水枕原理的东西。各种神忽悠啊!有一个体型健硕的大哥买了一双然后还马上打开包装垫在这里。还说冰凉冰凉的挺好。……………………经过几个小时的煎熬大哥该下车了,大哥起身没走几步“我擦!鞋垫漏水了”

我们守在她的床前久久不愿起身,似乎只要母亲还在面前,我们就是被母爱笼罩的孩子,就永远心有所依。

【知音读酷·非虚构故事系列】

大哥突然脑溢血去世,我和大嫂、姐姐料理完后事,一直不知该如何跟68岁的母亲说这件事。中年丧夫的母亲,还承受得起老年丧子之痛吗?

图片 1

最后,我们一致决定向她隐瞒实情。

图片 2

那晚,大嫂找上门来,向母亲哭诉:“袁林背着我办了出国手续,一声不响就走了。等我知道时,人家已经到了日本。”不等母亲反应过来,姐姐已开始“质问”大嫂:“你怎么好意思来跟妈告状?如果不是你一天到晚在我哥面前哭穷,他能背井离乡、都快50岁了还出国当劳工吗?”

这是知音读酷第421个原创故事

姐姐和大嫂的心都是疼的,所以她们的眼泪都是从心里流出来的,因此,戏也就演得逼真。

正文字数: 5097字 阅读时长:10 分钟

母亲呵斥了姐姐,转头对大嫂说:“梅,别哭了。这男人在外啊,最怕女人在家哭天抹泪的。别听你小姑子胡说八道,她嘴上向来没有把门儿的,咱不跟她一般见识。”

为了不让母亲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儿女们选择了向78岁的老母亲隐瞒长子去世的消息。他们小心地维护着这个巨大的谎言,在这个过程里前所未有的团结。

说完,母亲对大嫂和姐姐说:“袁林早晚会回来的,他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才出去吃苦的。以后咱在家都打起精神头儿好好过,别让他走那么远,心里还挂念着。”

他们以为自己骗术高明,成功骗过了母亲。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母亲一直在用心良苦地骗着他们——

姐姐和大嫂走了之后,母亲把自己关在屋里,晚上我叫她吃饭时,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那天晚上,她吃得很少,话也很少。

为方便叙述,本文采取第一人称转述。

星期天,大嫂带着侄儿小淘来家 看望母亲。母亲对侄儿说:“小淘,能不能带奶奶去吃肯德基?”侄儿当然欢天喜地地领着母亲去了。我们要跟着,母亲坚决不许。她说:“去那么多人,得多少钱!今天我就请小淘一人。”

01

此后每个周末,母亲都会带小淘出去。一天,小淘回来时一身泥土,脸上写满了得意,但祖孙俩对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守口如瓶。

2016年10月,大哥突发脑溢血猝然离世。我和大嫂还有姐姐在安葬了他之后,一直忧心忡忡——该如何跟78岁的母亲交代。母亲52岁时,父亲被肝病带走了生命,我们一家人如何熬过那段孤儿寡母的岁月,时光不堪回首。

晚上,大嫂给我打来电话,紧张地说:“咱妈是不是已经知道袁林的事情了?”我忙问:“小淘跟她说什么了吗?”大嫂说:“没有,小淘什么也没跟咱妈说。可是,老太太今天带着小淘打架去了。一个大孩子总在放学时拦着小淘要钱。咱妈今天躲在一边,让小淘打那孩子,还对小淘说,如果打不过,就别回来见奶奶。”我说:“那没事。我们小的时候,有大孩子欺负我们,咱妈也是用这种方式教我们反抗的。”

如今,中年丧夫的母亲,还载得动老年丧子的痛吗?

放下电话,我去了母亲的房间,发现多年不拿针线的母亲又重拾旧手艺,正在做鞋垫。她对我说:“冬天快来了,妈做点儿棉鞋垫,给你大哥寄去。”

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讨论。聊起父亲去世后的日子:那是1993年的冬天,家中最小的我刚上高二,姐姐尚未出嫁,哥哥才参加工作。这些年,哥哥孝顺吃苦,一直是妈妈的主心骨,我们一家就靠着妈妈四处打零工和哥哥跑运输的工资度日。

“妈,寄到日本的话光邮费就够买好几十双鞋垫了。”“那也得寄,看到这些鞋垫,你大哥能早点儿回来。妈想你大哥呀,这样一边做活儿一边跟他说说话,妈心里能好受些。”

直到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我们家的日子才慢慢有了起色。我曾经发誓,一定要孝顺妈妈、大哥,还有无私的大嫂。可是,大哥突然离世,悲痛欲绝无法形容我们的心情。我和姐姐尚且如此,母亲会如何,我们不敢轻易冒险。

一个月的时间,母亲做了15双鞋垫,把它们交给我,说:“不管多少钱,都给你大哥寄去。自打他去了那儿,妈就没梦见过他。估计,等鞋垫收着了,他也能想起自己还是有妈的人。”

考虑到母亲没读过什么书、不会玩视频电话和微信、对外面的世界所知甚少,我们一致决定向她隐瞒。

我拿着那些鞋垫去了大哥的墓地,在大哥坟前替母亲倾诉着对他的思念。我说:“哥,你若在天有灵,就托个梦给咱妈,她想你。”最后,我把那些满载着母爱的鞋垫烧给了大哥,忍不住失声痛哭,为早逝的大哥,也为至今还不知道已经与儿子阴阳两隔的母亲……

大哥离开的第七天,大嫂哭着找上门来,向老妈投诉:“项强背着我办了出国的手续,一声不响地就走了。等我知道时,人家是从日本打来的电话。”

给大哥的鞋垫“寄”走后,我猛然意识到,大哥去了日本这么久,无论如何都该给母亲来封信或打个电话了。于是,几天后,我兴高采烈地拿回一封信:“妈,大哥来信了。”

不等老妈反应过来,姐姐那厢已经“义愤填膺”:“难怪大哥早些时日一直跟我提想去日本务工,原来真的去了。大嫂,不是我说你,如果不是你一天到晚在我哥面前哭穷,他能背井离乡的,都快五十岁了还出国当劳工吗?我告诉你刘芳,要是我大哥有个三长两短,不用妈出面,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听我读着大哥的来信,母亲平静得像睡着了一样。读完后,她从我手里拿过那封信,呆呆地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心中惴惴不安,努力回忆信中所言是否有可疑之处。最后,母亲说了一句话:“还是写信好,写信时,你哥比平时跟妈说的话要多。”

大嫂不甘示弱:“我是来找妈的,不是来找你的。你哥一走,留下我跟孩子,我愿意这么过啊?你让妈评评理,他这么做对吗?”

此后,我隔三差五都会替大哥写 信给母亲。每一次,母亲的表情都是那样平静,听我读完后,小心地把信收在一个月饼盒里。我曾好几次见她在夜里摆弄那些信——她抚摸那些信时的样子令人心碎。

姐姐和大嫂的心都是疼的,所以她们吵得逼真,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跟姐姐和嫂子说,要不就告诉母亲真相吧,不知道儿子生死的母亲太可怜了。但姐姐和嫂子坚决反对,她们觉得只要母亲认为大哥还在,不管是在日本还是在眼前,心里至少还有个盼望。

我在一旁一边劝,一边跟老妈解释:“妈,这事赖我。大哥其实早都跟我说了,他们单位有这个去日本务工的项目,但是一般得出去两三年。他想着宇泽没几年就上大学了,想多给他存点钱,所以一直想去。这次他们单位组织得匆忙,也怕你惦记,就没跟你说。妈,你要怪就怪我吧。”

母亲开始整天做鞋垫,这次不是给远方的大哥,而是给我们。单的、棉的,小山一般。

老妈听了我的解释,先喝斥了大姐,转头对大嫂说:“你啊,别哭了。这男人在外,最怕女人在家哭天抹泪的。项强做事,一向不跟我商量,这次也是是怕我拦着他吧。算了,去就去了,你们为这个吵架,不值当。”

就这样过了两年,一天,大嫂来找我,嗫嚅着对我说:“我……可能要结婚了……”我心里一颤,但还是说:“应该的,大嫂,你一个人带着小淘生活太不容易了。毕竟,大哥已经走了两年了。”“可是,该怎么跟妈说?”大嫂的话令我心酸,是啊,我们该怎样面对母亲呢?

说完,老妈对还在哭着的大嫂和姐姐说:“行了行了,都别哭了。项强早晚会回来的,他也是为了家为了孩子才出去吃苦的。所以,咱在家都打起精神头儿好好过,别让他走那么远,心还挂着咱们。”

我和大嫂、姐姐商量的结果是,将这件事继续瞒下去。

姐和大嫂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她们怕待久了,被老妈看出破绽。她们走后,我安慰了一番,也跟着离开了。

大嫂带着小淘出嫁那天,我和姐姐拿出了10万元钱。尽管数目不大,但已经尽了全力。大嫂不肯收这些钱,我说:“这是妈的心意,也是我们替大哥给小淘的。”

我家住的地方,离母亲的房子最近,晚上我来家里喊她吃饭时,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那天晚上,她吃得很少,话则更少。

大嫂改嫁后不久,一天,母亲将一张存折交到我手上,那上面有8万元钱,是她一生的积蓄。她说:“给你大嫂送去吧,她一个人养家不容易。”我惊呆了,母亲接着说:“你哥一定是赚不到钱,不然早就回来了。再说,一个男人,就算赚了钱,在那边起了别的心思也说不准。所以,这钱还是给你大嫂吧,亏了谁也不能亏了小淘……”

02

握着我送来的存折,大嫂哭得泪人一般,说什么也不肯收。当天,大嫂来看望母亲,把存折送了回来,她说,这些年我和姐姐一直帮衬她,这钱,母亲一定要给儿女的话,也应该是三家平分。

星期天,大嫂带着侄儿宇泽来家看望老妈。老妈对侄儿说:“宇泽,能不能带奶奶去吃顿肯德基。奶奶都快死的人了,还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味道。”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城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在火车上见过乘务员推销哪些奇特的小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