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笔者,不要缺憾

2019-12-03 19:36 来源:未知

妈,这几天,我分不清楚我是哪个,我自己感觉我精神恍惚着,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事,说什么话,我只是想找个安静地角落,静静地想着您!

除了我爸我妈,爷爷是这世上最疼我的人。12年,他去世了,是病逝。那年,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做遗憾。任时间流逝,内疚与自责不会减淡一分。工作再忙、压力再大,想起他依旧会鼻子发酸,头要上扬90度才能阻止眼泪流出来。这份埋藏在心里的深深的内疚,成了我生命里的第一份痛,同时也教会了我要懂得珍惜。

我好奇地问奇奇奶奶,他们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才知道一个不健康的家庭环境对孩子的婚姻观影响有多大。

[文:项东]

大学时,有着一个美国梦。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没有假期,参加各种培训班,努力的充实自己的简历。这路上,生活给了我一个教训,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作遗憾。

这个信仰不断帮助她,准确地说是麻痹了她,她决定探索另一种活法,如果男人折磨死我,我就等于是开心地解脱了。如果折磨不死,我就要善待一切人,我的钱是大家的,我的东西是大家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大家的。我要看开一切。

在您离开我们的四天里,我休息了一晚,有三个晚上,我是守护着您的。我没有一丝睡意,我只是想陪着您,以此来弥补我对您的欠!周一的早上,我明白,我是要上班了。我从三中,步行去学校,在路边,我想过早,进去的时候,我付了11元,这时候,有个女人,踩了我的脚,我没做声,她也没反应。这对我所谓,何必去介意呢?我压根都没心思想这些。

回到家里,情绪很低落,没有吃饭就躺下了。那一夜我没有睡但过的很快,感觉就好像爷爷陪在我身边一样,他安安静静的躺在我身边,没有说话、望着我,好像有很多的不放心、像要出远门之前多看我几眼的那种不舍,但更多的是很想念。第二早,我和我妈说,我爷昨晚回来看我了,我妈说我是不是吓到了,我摇摇头。怎么会吓到,我倒是希望爷爷真的回来了躺在我身边,真的希望能和爷爷多呆会儿,哪怕是在灵车上,哪怕是多抱一会儿他的骨灰。可是,我真的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一直都很支持她们建立联系,给奇奇奶奶交过几次电话费,鼓励她跟我妈多聊天。这俩人在家庭中都长期处于被压迫的地位,自视卑微,互相汲取力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从我妈嘴里可知奇奇奶奶心胸非常宽大,我妈却敏感脆弱心眼小,我觉得我妈需要多跟这位老太太交流来影响她自己。

今晚,散了会,我买了些菜,我计划吃饭,回到办公室,写些东西,因为,我压抑,我心里堵塞得慌!我刚刚吃饭的时候,爸爸来了,我要他留下来吃,又要您的儿媳妇炒了个菜,我陪他喝酒,我对他说:“以后晚上你就到我这儿来吃饭。“他说:“何必呢!”我不知道我应该是和他说什么!饭后,我送他回家,离开的时候,他站在大门口,看着我开车,很远的时候,我从反光镜中看,他依旧站在那儿,妈,以前,您知道的,他是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只到我们从彼此的视线中消失!可是,妈,泪水,再次地模糊了我的视线……

弟弟说,爷爷在去世的前两周,神智不清醒的时候会一直说”今天都周六了,都放假了,二胖(我的小名)怎么还没回来,你们谁去看看去,也该到家了。“情况好的时候,会一直问弟弟”你二姐什么时候放假呀,这不是暑假嘛,回家呆几天嘛。“也会自言自语说”多学点东西也好,以后生活会好点,不回来就不回来吧。“

走的时候,她又给我一箱土鸡蛋,纯天然的,是东北老家大儿媳妇和闺女平时给她攒的,我拒绝,她坚持着。回到家,老公数落我。打开箱子发现每一颗鸡蛋都用废纸精致地包着,一共120颗……

妈,昨天晚上,我和您的儿媳妇去一中接您的孙女,在车上,我对她说——“真可怜!你与我,都没了妈!”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您知道吗?我多想哭,而您的儿媳妇,真的哭了!在岳母去世的时候,我在你的床前,告诉了您这个消息,你对我说:“兰冰姥姥好可怜!”

爷爷被查出是肺癌,爸爸告诉了我,当时的我一心只顾实现自己的梦想,屏蔽了爷爷生病的这件事,从他生病到离世,我没有去看过他一次,都没有想过给他老人家打个电话,问候问候。

老人说,其实她曾经反抗过一次。有一次媳妇对着她骂了句“你妈的”,她反抗了,告诉媳妇儿,你平时骂我猪狗我从来没说过你,你怎么可以骂我的老人。媳妇儿晚上竟然主动给她磕头认错,口口声声地说“你儿子喝醉酒才会给你认错,我不喝酒也给你认错。”以后,果然不骂“你妈的”了,只是继续骂着“猪脑袋”“狗脑子”“猪记性”。

昨天的凌晨二点,我们起来了,二点半,我们到了华宝,复了山。 赶回唐镇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多。他们去过早,我回家休息到七点,您一定晓得,我是疲惫的,我听老人们说,在烧五七以前,我们做的什么,您都晓得,我但愿,也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

听完弟弟的话,我嚎啕大哭,压抑了几天的悲伤在那一刻全都释放出去了。我应该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家人。

我见过她小儿子,很实在的一个人,脸看上去30多岁,实际上41岁了,眼睛里能看得出有灵气,不像是受女人迷惑的二愣子。而且他靠勤奋能干,在北京奋斗了四套房子,外地一套房,头脑很灵活,事业蒸蒸日上。

妈,昨晚,我去看爸爸,我知道,最难受的人是他。我从没见过他流泪,我以为他是这世界是坚强,最冰冷,最无情的男人!可是,在你离开的那天,他哭了好多回!他对我们,也对别人说:“我没别的要求,只是想我回家的时候,有人喊我一声‘老项’,有人与我说说话。”我进入了您住过的房间,我依旧呼唤着您——妈!这如同我每次去看您一个样!可是,妈,物是人非!睹物思人!给您买的轮椅,给您买的药,都在,就是没了您!您的儿子泪如泉涌!妈,您告诉我,我的心,为什么是如此地痛!

还差一周就要十一了,姐姐问我十一打算回家吗,我直接告诉她不回去了。电话里,姐姐说:“有些东西真的没那么重要,今年不行明年再来,可有些东西在有限的时间里失去了,就真的没了。"我依旧没有改变自己计划----不回家。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姐给我打电话说:”不用回来了,爷爷走了。“ 当时的我,措手不及,我敢相信,怎么能这么快爷爷就离开了呢。这是我第一次失去亲人,而且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人。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回想着爷爷对我的好,可我确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连看他最后一眼都没有。本有机会可也陪他走完最后一程,可我,没有去做。哪怕是在他病痛的时候陪他说说话,分散一下注意力来减少一份疼痛也好。如果是我无能为力的话还可以原谅,可我,是太自私,为了自己有很多次机会去做的事,而错过了一辈子仅有一次、简单、没有任何成本的事情----陪爷爷走最后一程。

今天,受我妈之托去还奇奇奶奶的老年证,老人为我一个人做了一桌子菜,我非常不好意思。盛情难却,在饭桌着边吃边跟她聊天,才知老太太一生磨难真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妈,您还好吗?

第二天早上的六点,我在殡仪馆等着爷爷的灵车。当车门打开,我看到爷爷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好疼。爷爷是癌症晚期,他的鼻孔和嘴角还在流着血水和黄色的液体。我用手帮他搽干净,可还是会流出来。熟悉的脸庞没有了温度,一辈子干净利索的他,现在却是这个模样。如果我多陪陪他,在他刚开始说不舒服的时候,带他去检查,早一点治疗,会不会他会陪我们久一点呢?答案是什么,谁都不知道,可是,我没有去做。跪在爷爷的遗体前,能解释自己错了的只有控制不住的泪水。可是这份错,自己不会原谅自己。

奇奇爷爷脾气不好,虐待了她一辈子,一来气就打她,暴打之后,还要把家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还有个爱好——嫖,更可恨的是,当他没钱嫖时,会不分任何时候逼迫她行房事,包括生孩子做月子、平时来月经。这个男人从来没把她当过活生生的人对待过,可她竟然坚持了一辈子。

下午,我给哥哥发了信息——“妈火化了,是我最揪心的事,我一直开心不起来,本来,是可以找关系的。妈也对我说过,她不想火化。妈会怪我吗?”妈,哥哥是这样回复我的——“别在意!妈是不会怪你的!”我便没再给哥哥发信息了,我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发着呆。在送您去火化的时候,他们把您从棺材抬出来的时候,我和姐姐泪如雨下!姐姐冲起来,去看了您!马上有人制止了她!我拼命地呼唤着您——“妈!妈!儿子对不起你!儿子对不起您! 您别怪我!”他们扶我起来的时候,我仰望着这火葬场高而令人诅咒的烟囱——冒起阵阵的烟,飘向这蓝天与白云之间!我不愿低头!我久久地仰望!

愿你终得所爱,愿你落棋不悔,岁月静好!

没几年,和同乡的奇奇爷爷结婚,穷得没粮食,男方举家搬到东北,婆婆生了10个孩子,她的到来跟现在的月嫂保姆没差别。而等她生第一个孩子时,不敢声张,忍着剧痛在十几个人睡觉的大通坑上默默生下,全家人半夜睡得没一点知觉。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城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笔者,不要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