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父亲和房子

2019-12-07 02:36 来源:未知

土话说:庄户人的根,房檐下扎得深。可见房子对于农村人的重要性。

父亲喜欢盖房子。父亲盖的房子一座更比一座强!这在三里五村是有口皆碑的。

  一 老人

父亲这一辈子究竟盖了多少座房子,恐怕连他自己也要掰着指头仔细算一算了。

土话说:庄户人的根,房檐下扎得深。可见房子对于农村人的重要性。

  那是一九九七年的冬季,寒风席卷着整个塞北,皑皑白雪覆盖着整个大地。

我小时候,家里特别穷,父母从早到黑在生产队里辛辛苦苦干一年的活,也仅够我们一家几口勉强填饱肚子。

父亲这一辈子究竟盖了多少座房子,恐怕连他自己也要掰着指头仔细算一算了。

  在坝上内蒙古地区的小刘庄,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清晨时分,一向还算健朗的刘明海老人在院子里扫雪时,脚下一滑摔倒了,就再也没有起来。等刘春清、刘春亮、刘春风弟兄三人赶来的时候,老人已经咽气了。尤其是嫁到外地的女儿刘春玲到来的时候,老人已经穿上装老衣服,安详地躺在炕上。

每天清早,晨光刚刚濡白了窗户纸,母亲便起炕了,她利落地梳理一下浓密的齐耳短发,从土窖里扒出一小筐地瓜和两个翠酽酽的青萝卜,洗好,地瓜切块,萝卜擦丝,一起放进大锅里,舀上半锅水,再抓上一把大粒盐,生起火煮。许是因清汤清水的实在太寡淡了吧,母亲想了想,又从盛粮食的瓷缸里掏出一把花生米来,搁在碓臼里叮叮咚咚捣烂了,加进锅里,算是给这锅乱炖加入一点荤味了。母亲管这种饭叫:咸饭。

我小时候,家里特别穷,父母从早到黑在生产队里辛辛苦苦干一年的活,也仅够我们一家几口勉强填饱肚子。

  “爹呀,你怎么就不等等我?我本来还想等日子好过了接你们老两口去我家住一些时间,你却这样匆匆的走了,你让我怎么办呢?”刘春玲一边念叨一边大声哭着,旁边木讷地坐着的母亲也跟着流泪。

这便是我们一家人全天的吃食了。

每天清早,晨光刚刚濡白了窗户纸,母亲便起炕了,她利落地梳理一下浓密的齐耳短发,从土窖里扒出一小筐地瓜和两个翠酽酽的青萝卜,洗好,地瓜切块,萝卜擦丝,一起放进大锅里,舀上半锅水,再抓上一把大粒盐,生起火煮。许是因清汤清水的实在太寡淡了吧,母亲想了想,又从盛粮食的瓷缸里掏出一把花生米来,搁在碓臼里叮叮咚咚捣烂了,加进锅里,算是给这锅乱炖加入一点荤味了。母亲管这种饭叫:咸饭。

  “老妹,别哭了,小心哭坏身子。”一旁站着的二哥一边擦泪,一边往起拖妹妹。

我讨厌吃地瓜,那全无一点新鲜感,粘乎乎,甜不甜咸不咸的,哽在嗓子眼里,难以下咽;就是吃下去,肚子也抗议,咕噜咕噜地翻腾着难受。好多次,看着那满锅烂乎乎的地瓜,我紧绷着脸,欲哭无泪。可娘说了,除了地瓜,家里哪有可吃的东西呢?生产队里的麦子基本上都交公粮了,剩下那可怜的一点每家分几斤,咱还要留着给你叔叔盖房子娶媳妇呢!

这便是我们一家人全天的吃食了。

  “二哥,我心里不安呀!”刘春玲转身又抱着二哥的腿哭喊着。

我不记得叔叔,娘说在部队上当兵,今年就要复员了。爹娘四处托人说媒,可人家都嫌孤儿寡母的挣不了几个工分日子艰难。费了好些周折,终于在邻村定了一门亲事。这个媳妇倒爽快,托媒人捎来话:俺不怕没爹,只图人好!但有个条件,过门时必须有个“窝”住,不能和大伯哥家挤一块!

我讨厌吃地瓜,那全无一点新鲜感,粘乎乎,甜不甜咸不咸的,哽在嗓子眼里,难以下咽;就是吃下去,肚子也抗议,咕噜咕噜地翻腾着难受。好多次,看着那满锅烂乎乎的地瓜,我紧绷着脸,欲哭无泪。可娘说了,除了地瓜,家里哪有可吃的东西呢?生产队里的麦子基本上都交公粮了,剩下那可怜的一点每家分几斤,咱还要留着给你叔叔盖房子娶媳妇呢!

  “爹已经走了,还有娘呢。自你进屋娘就跟着哭,娘若是再有个三长两短,那就真成了咱们兄妹们的罪了。”二嫂也上前劝说小姑子。

夜深了,我一觉醒来,昏黄的煤油灯下,父亲仍坐在炕前,用哥哥写过字的作业纸卷着旱烟,不停地抽。烟火忽明忽灭,照着父亲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暗淡。

我不记得叔叔,娘说在部队上当兵,今年就要复员了。爹娘四处托人说媒,可人家都嫌孤儿寡母的挣不了几个工分日子艰难。费了好些周折,终于在邻村定了一门亲事。这个媳妇倒爽快,托媒人捎来话:俺不怕没爹,只图人好!但有个条件,过门时必须有个“窝”住,不能和大伯哥家挤一块!

  农村的风俗,棺木在院子里停了七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老人下葬了。

“……十岁时俺爹就撇下俺们走了……俺娘软弱,凡事没有主张,撑不起家来。弟弟从小就依靠我,把我既当哥又当爹。我可不能亏待他啊……”

夜深了,我一觉醒来,昏黄的煤油灯下,父亲仍坐在炕前,用哥哥写过字的作业纸卷着旱烟,不停地抽。烟火忽明忽灭,照着父亲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暗淡。

  “爹已经走了,娘的腿脚不利索,你们说该怎么办?”丧事办完了,一家人都在母亲狭小屋子里,他们要面对着母亲的养老问题。

娘沉默着,半天,很斩截地说:盖吧,既然跟了你,我认了!

“……十岁时俺爹就撇下俺们走了……俺娘软弱,凡事没有主张,撑不起家来。弟弟从小就依靠我,把我既当哥又当爹。我可不能亏待他啊……”

  刘明海的老伴年轻时候为了四个孩子饿不着,一年四季在地里刨食。

可是家里实在太穷了!除了两间土坯房和一张吃饭的简易木桌,还有一家人睡觉的土炕外,什么都没有了。看看四壁空空的家,父母很犯愁。

娘沉默着,半天,很斩截地说:盖吧,既然跟了你,我认了!

  春天,她会在一些山药(当地人管土豆叫做山药)地里刨一些没有挖干净而在地里过了一个冬天的黑山药,然后回家找碾子磨成面给孩子们吃。

那天,爹爹从集市上赊回一头小猪仔,雪白的毛色,像蒙了一层未融化的雪,这干净的底色上,偏巧却在两侧肚皮上各绣了一朵黑月季,娇艳地开着。它摇晃着光溜溜的小尾巴,憨憨的眼睛直直望着我们,咴咴地叫,一副极信任的样子。可爱极了!娘说:你们几个放学回来不要贪玩了,好好挖菜喂着,喂滴肥肥滴,年底卖了给你们扯布做新衣裳穿,还能吃上香喷喷的猪肉炖粉条呢。

可是家里实在太穷了!除了两间土坯房和一张吃饭的简易木桌,还有一家人睡觉的土炕外,什么都没有了。看看四壁空空的家,父母很犯愁。

  夏季,她会去地里寻找各种能吃的野菜,采回家吃一些,然后再把多余的晒干,备着冬天吃。

新衣裳——这是多大的诱惑啊!我低头看看自己打了好几个补丁的灰裤子,心里掠过复杂的感觉。那天在村头,小叶还和两个男孩笑话我老捡哥哥的裤子穿呢,说我像个假小子!猪肉炖粉条——我的胃开始咕咕地叫,那可是只有每年八月节和过年那天才能吃上的美味啊!我舔舔舌头,心里美滋滋的!

那天,爹爹从集市上赊回一头小猪仔,雪白的毛色,像蒙了一层未融化的雪,这干净的底色上,偏巧却在两侧肚皮上各绣了一朵黑月季,娇艳地开着。它摇晃着光溜溜的小尾巴,憨憨的眼睛直直望着我们,咴咴地叫,一副极信任的样子。可爱极了!娘说:你们几个放学回来不要贪玩了,好好挖菜喂着,喂滴肥肥滴,年底卖了给你们扯布做新衣裳穿,还能吃上香喷喷的猪肉炖粉条呢。

  秋天,干完农活,她还会流连在小队里已经收割完的庄稼地,拣一个麦穗,拾几颗大豆。尤其是下雨后,好多山药地里会有一些没挖尽的土豆会漏出来,她就在泥里四处搜寻着。

诱人的希望在眼前招展,人就能生出无穷的力量来。每天,我和两个哥哥三个人比赛似的绕着田间地头一筐筐地挖野菜,回家再把它切碎了,拌上少许的糠。看着小花猪贪婪地吃着,一天天慢慢长大,光滑的白毛泛着亮亮的光泽,那两朵黑月季愈发灿烂、招摇了,心里密密的甜。一天天掰着指头算。

新衣裳——这是多大的诱惑啊!我低头看看自己打了好几个补丁的灰裤子,心里掠过复杂的感觉。那天在村头,小叶还和两个男孩笑话我老捡哥哥的裤子穿呢,说我像个假小子!猪肉炖粉条——我的胃开始咕咕地叫,那可是只有每年八月节和过年那天才能吃上的美味啊!我舔舔舌头,心里美滋滋的!

  冬天,是个残酷的季节,枝枯叶落,大雪封山。老两口还是会出去弄个套子,套一些野味,或者运气好了能挖一个老鼠洞,只为了孩子们不饿着。

春来了,夏来了。“梧桐花,紫婆婆,回身张开绿萝萝,引得知了来唱歌,知了、知了,她在和我说:俺口渴,俺口渴。”

诱人的希望在眼前招展,人就能生出无穷的力量来。每天,我和两个哥哥三个人比赛似的绕着田间地头一筐筐地挖野菜,回家再把它切碎了,拌上少许的糠。看着小花猪贪婪地吃着,一天天慢慢长大,光滑的白毛泛着亮亮的光泽,那两朵黑月季愈发灿烂、招摇了,心里密密的甜。一天天掰着指头算。

  就在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刘明海的老伴却因为多年的下寒瘫痪在床了。刘明还带着老伴找附近能扎针的医生,四处给老伴求医。三个儿子虽然都娶过了媳妇,但刘明海却是负债累累,哪有钱带老伴去大医院看病呀。还是二儿媳妇黄丽霞通过娘家人找来一个偏方,买了一些药给老人吃了,慢慢的老人可以在地上走几步了,只是天阴下雨和遇上变天老人腿疼的只能在炕上坐着。

知了飞走了,梧桐树叶凋落了,满树干黄的叶子,被秋阳吸尽了最后一点点水分,凉风一吹,便无力地滑落下来,铺满了院子。那花衣裳啊,猪肉啊,像有了生命似的纷纷在眼前活动起来了,晃得我张不开眼。

春来了,夏来了。“梧桐花,紫婆婆,回身张开绿萝萝,引得知了来唱歌,知了、知了,她在和我说:俺口渴,俺口渴。”

  “看大哥的,有父从父,没父从兄,大哥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刘春风媳妇说道。其实,这就是一句很有道理的废话,一家人都知道,刘春清一向是听老婆的,他自己没有什么主见。即使他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说出来,他的媳妇那是全村出了名的泼辣,和左邻右舍都是每天吵架,孝敬父母更是子虚乌有的事了。

春节的鞭炮声稀里哗啦欢唱着,我穿着簇新的花裤花褂,拽着娘的手穿街过巷挨家拜年。婶子大娘们不住声地啧啧称赞:哎呦,小妮子,今天就跟花蝴蝶似的,真俊啊!

知了飞走了,梧桐树叶凋落了,满树干黄的叶子,被秋阳吸尽了最后一点点水分,凉风一吹,便无力地滑落下来,铺满了院子。那花衣裳啊,猪肉啊,像有了生命似的纷纷在眼前活动起来了,晃得我张不开眼。

  “我们家没处安置他奶奶,你们也知道,我家那个炕,睡我们五口人还行,他奶奶若是过去,就嫌挤了。再就是,建立也快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建花和建树都还上学,我们这一家子都够你大哥忙活的了,还有时间伺候娘?”刘春清媳妇是一口拒绝,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小叶子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我,一声不吭;我冲她扬扬眉毛,大声说:回家吃饭了喽——俺娘给俺烧了猪肉炖粉条!

春节的鞭炮声稀里哗啦欢唱着,我穿着簇新的花裤花褂,拽着娘的手穿街过巷挨家拜年。婶子大娘们不住声地啧啧称赞:哎呦,小妮子,今天就跟花蝴蝶似的,真俊啊!

  “你们是一家,我们也是一家,谁家也不宽敞,谁家也不富裕。我那两个孩子还小,可家里也是忙不完的事。”听大嫂说完,刘春风接口说道。

这样想着,一次次自梦中醒来,满脸的笑意绵延着,嘴角的口水流了好长。

小叶子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我,一声不吭;我冲她扬扬眉毛,大声说:回家吃饭了喽——俺娘给俺烧了猪肉炖粉条!

  “那你们就是说都不管娘了?”刘春玲哭泣着说道,“娘为了咱们都成这样了,现在爹走了,你们却都不想养活娘了。”

年底终于盼来了,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啊,就在眼前!

这样想着,一次次自梦中醒来,满脸的笑意绵延着,嘴角的口水流了好长。

  “娘又不是就生了我们,你也是娘生的,你就带着娘回去吧,都说闺女是娘的贴心小棉袄,你这小棉袄也有养娘的责任吧。”刘春风提高了嗓门说道。

腊月二十六,爹爹准备杀猪了,全家上下像过年一般。大清早,连那平时最喜欢睡懒觉的哥也早早起来了,娘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请来的屠子和帮忙的邻居们也来了,父亲搬开了猪圈门,小花猪忽然看见围拢来这么多陌生人,有些胆怯了,两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母亲,躲在圈里不肯出来。母亲手拿着一把青菜,嘴里“溜溜”地唤着它,花猪犹豫着,终是敌不过青菜的诱惑,迟疑着走出了圈门。几个男人快步上前麻利地将它掀翻在地,五花大绑起来。

年底终于盼来了,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啊,就在眼前!

  “闭嘴!”一直沉默的老二刘春亮沉声说道,“这话你也敢说?你也不怕村里人笑话?”

小花猪绝望地挣扎着,雪白的毛色染满了灰尘,那两朵好看的月季瞬间萎谢了。它拼命地嘶叫着,声声刺痛着我的心。我肚子忽然痛起来,躲进屋里,泪水悄悄涌出来……

腊月二十六,爹爹准备杀猪了,全家上下像过年一般。大清早,连那平时最喜欢睡懒觉的哥也早早起来了,娘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请来的屠子和帮忙的邻居们也来了,父亲搬开了猪圈门,小花猪忽然看见围拢来这么多陌生人,有些胆怯了,两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母亲,躲在圈里不肯出来。母亲手拿着一把青菜,嘴里“溜溜”地唤着它,花猪犹豫着,终是敌不过青菜的诱惑,迟疑着走出了圈门。几个男人快步上前麻利地将它掀翻在地,五花大绑起来。

  “这有什么笑话的,你也两个儿子呢,你有能力养娘老吗?”刘春风媳妇蔑视的表情说道,一家人的目光都看向刘春亮,刘春亮一时语塞。

随着小花猪一声凄厉的嚎叫,院子里渐渐安静下来。我快步冲出屋去,等我再次站在院中时,小花猪——不,那两扇完整的猪肉,已经规整地躺到屠子的木车上了。屠子擦了擦手,从油腻腻的棉袄兜里掏出一把皱巴巴的钱来,数出几张,递给父亲。父亲的手似乎有些抖,他小心地接过钱,仔细数了数,一张张慢慢捋平了,揣进了怀里。

小花猪绝望地挣扎着,雪白的毛色染满了灰尘,那两朵好看的月季瞬间萎谢了。它拼命地嘶叫着,声声刺痛着我的心。我肚子忽然痛起来,躲进屋里,泪水悄悄涌出来……

  “过了年,我们一家要去包头。我娘家一个亲戚在包头养鸡,我们去他那里打工。我们走的时候把娘带上,有我一口饭就不会饿着娘。”在一旁坐着的黄丽霞说道。

“那些内脏卖不卖?”屠子推起车,忽然想起来,回头看着那堆在地上血红的一堆。

随着小花猪一声凄厉的嚎叫,院子里渐渐安静下来。我快步冲出屋去,等我再次站在院中时,小花猪——不,那两扇完整的猪肉,已经规整地躺到屠子的木车上了。屠子擦了擦手,从油腻腻的棉袄兜里掏出一把皱巴巴的钱来,数出几张,递给父亲。父亲的手似乎有些抖,他小心地接过钱,仔细数了数,一张张慢慢捋平了,揣进了怀里。

  “你们走了,你们的地怎么办?”刘春清媳妇听后急忙问刘春亮。

父亲似被电了一下,迟疑着,看了我们一眼,转过脸,狠狠地说:“卖!”

“那些内脏卖不卖?”屠子推起车,忽然想起来,回头看着那堆在地上血红的一堆。

  “就是,你们去包头了,每年还回来种地吗?”刘春风也急忙问二哥。

我和哥哥木木地站着,眼睁睁看着屠子将整个猪肉连同猪肝、猪肠全部拿走了。

父亲似被电了一下,迟疑着,看了我们一眼,转过脸,狠狠地说:“卖!”

  “我家的地,还有爹娘的地,谁种谁就每年每亩给我五十斤小麦。”黄丽霞说着站了起来,走到婆婆身旁,给婆婆擦了擦泪水。

人群散了,我站在空荡荡的门前,盯着着院子里流淌的那一大滩污水,仿佛滴滴都流在心上……

我和哥哥木木地站着,眼睁睁看着屠子将整个猪肉连同猪肝、猪肠全部拿走了。

  “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这里守着这个家,哪天死哪天算。”母亲抓着黄丽霞的手低声说道,“娘已经土埋到脖颈子了,还去给你们添麻烦。”

泪水,卸了闸般喷涌而出。

人群散了,我站在空荡荡的门前,盯着着院子里流淌的那一大滩污水,仿佛滴滴都流在心上……

  “什么死不死的,好日子还没过呢,离死还早着呢。”刘春亮冲着娘低声说了一句。

这个年,我和哥哥们自然没有猪肉吃,更别提新衣裳了。

泪水,卸了闸般喷涌而出。

  “可人们都说,死了外地会用火烧的,我不想用火烧,我还要和你爹合葬呢。”娘说着又呜咽了。

半夜被母亲的抽泣声惊醒,睁着眼悄悄地听——

这个年,我和哥哥们自然没有猪肉吃,更别提新衣裳了。

  “奶奶,我妈说要供我上大学,到时候我给你买楼房住。”刘春亮的儿子刘建文上前安慰奶奶,“等你老的不行了,咱们还回小刘庄,还让你和我爷爷合葬。”

娘哽咽着:咱们大人吃点苦倒不算什么,只是太委屈了孩子们啊!父亲叹着气,一口紧一口地抽着烟,“这些钱还是不够啊!古人说长兄如父,越是咱这种情况越不能叫人家看不起啊!房子,一定要盖,还要盖全村最好的!”

半夜被母亲的抽泣声惊醒,睁着眼悄悄地听——

  “别说那些丧气话,离死远着呢。”刘春亮轻声呵斥着儿子,可他心里却如一股暖流流过,这才是他的儿子。

母亲沉吟了半天,缓缓说:我早盘算过了,房后四棵老槐树都有一搂多粗了,再加院里三棵梧桐,全卖了,再管他姑借点,该差不多了。

娘哽咽着:咱们大人吃点苦倒不算什么,只是太委屈了孩子们啊!父亲叹着气,一口紧一口地抽着烟,“这些钱还是不够啊!古人说长兄如父,越是咱这种情况越不能叫人家看不起啊!房子,一定要盖,还要盖全村最好的!”

  “你管你的地,还要管爹娘的地?”刘春清媳妇在一旁说道,“爹和娘的地自有他们的大孙子建立来种。

这个年过得真漫长啊,在别人家噼噼啪啪的鞭炮和欢声笑语中总算挨过去了。

母亲沉吟了半天,缓缓说:我早盘算过了,房后四棵老槐树都有一搂多粗了,再加院里三棵梧桐,全卖了,再管他姑借点,该差不多了。

  “大嫂,赡养老人怎么就没有大孙子的事?你别让我说出难听的话,这事我做主了。你家劳力多,我们家四口人的地你们家种,爹和娘的地老三种,每亩地每年必须给我五十斤小麦。你们不种我就包给外人。”刘春亮义正言辞地说道。

母亲抚摸着我的头,低声说:丫丫,等过两年咱有钱了,娘一定给你做花衣裳。

这个年过得真漫长啊,在别人家噼噼啪啪的鞭炮和欢声笑语中总算挨过去了。

  “行,就按你说的办!”刘春清看了一眼媳妇,转身对刘春亮说道。

我无言,委屈的泪水又流下来。

母亲抚摸着我的头,低声说:丫丫,等过两年咱有钱了,娘一定给你做花衣裳。

  “二哥,那你们走以前咱娘该怎么办?”刘春玲还是担心母亲,低声问二哥。

开春,冰雪融化了,阳光暖暖的,大地好像睡了一觉刚醒来的小姑娘,焕发出盎然生机;小草钻出了尖尖的小脑壳,樱桃花率先笑眯眯地展开粉脸,小燕子飞来了,呢喃在茅檐下垒起了小窝。

我无言,委屈的泪水又流下来。

  “你在娘家这几天你每天陪着娘,过几天你回家,我就每天来陪娘,你放心吧。咱不会让村里人说,老刘家养了四个儿女,老太太每天挨饿挨冻。”刘春亮拍了拍妹妹肩头说道。

父亲要盖房子了,村里人都赶来帮忙,男人帮着垒墙、和泥、抬木头、扎草把;女人帮着挑水、摘菜、做饭,热热闹闹,大家齐上阵,没几天,三间崭新的白石灰抹墙的新房子便傲然地挺立起来了!

开春,冰雪融化了,阳光暖暖的,大地好像睡了一觉刚醒来的小姑娘,焕发出盎然生机;小草钻出了尖尖的小脑壳,樱桃花率先笑眯眯地展开粉脸,小燕子飞来了,呢喃在茅檐下垒起了小窝。

  “那就好!”刘春玲说完就出去张罗给母亲做饭了。

她和村里其它灰头土脸的草房子格外不同,高大、宽敞、洁净,更妙的是在房顶下方整齐地压了两趟亮闪闪的瓦片,恍如一顶草帽子上镶了漂亮的黑边。

父亲要盖房子了,村里人都赶来帮忙,男人帮着垒墙、和泥、抬木头、扎草把;女人帮着挑水、摘菜、做饭,热热闹闹,大家齐上阵,没几天,三间崭新的白石灰抹墙的新房子便傲然地挺立起来了!

  龙走蛇串,各有各的盘算。刘春亮也是对出去打工能不能养家不太自信,所以必须和兄弟们要点口粮,可刘春清和刘春风并没有按他说的去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城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父亲和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