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爱只比恨多一笔

2019-12-12 01:04 来源:未知

那年,他十三岁,妹妹十岁,那年,父亲也曾回来看望他几回,他总是一言不发,把父亲的礼物丢之门外,他的眼中全是恨意。

爱只比恨多一笔

那时,他只恨自己长得不够快。为了这个家,他一边学习,一边在家的工厂里做着最累最最苦的工作。母亲的间歇性精神病发作时,他把泪往肚里咽了又咽,父亲每次回来时,他满脸的漠然,仿佛来的只是一位陌生人,从不和父亲对话。

爱只比恨多一笔

后来,他结了婚,日子依旧过得磕磕绊绊。有时母亲犯了病,损坏了家中的东西,妻子没有埋怨,而是很温和的面对。他觉得,这个家也算幸福平安。对父亲的来来去去,很礼貌,没有表现得象少年时的恨意,但有种拒之门外的淡然。

父母离婚后,他和妹妹跟了母亲。父亲搬出去,和那个叫刘小敏的女人一起离开了小城。

他三十岁那年,日子刚过安稳,有一天,父亲回来了,原来,那女人离开了他,并拿走了他全部的家当。

母亲常常坐在家里,精神恍惚,单位领导替她打了病休报告。

父亲说:“这次回来了,就不走了,我要好好照顾你母亲。”

长大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那时,他只恨自己长得不够快。为了省几个钱,他去很远的郊外打荒草,再背进家门。母亲的间歇性精神病发作了,他把泪往肚里咽了又咽,终于没有哭出来。

妻子有些愤怒:“该养儿子时,不见你的影子;快要养老时,你才跑出来当爹。”

他没考大学,工厂子弟学校正在招老师,他居然考上了,做了体育老师。

母亲走过来,拉住儿子的手,说:“让他回来吧……”

后来,他结了婚,日子过得磕磕绊绊。就算母亲犯了病,损坏了东西,妻子也不吭声。他觉得,这就够了。

他不吭声,抽了一地的烟头。末了,他问母亲:“你真的不恨他?”既是问母亲,又是问自己。

日子刚过安稳,有一天,父亲回来了,原来,那女人花光了他的钱,跟别人走了。父亲说:好歹你是我儿子,有血有缘关系。”

母亲点点头:“这些年,他过的也不容易,你们都不乍理他,哎,他还是你的父亲……”这时的母亲异常的清醒。

妻子说:“该养儿子时,不见你的影子;快要养老时,你就跑出来当爹。”

他去了父亲居住的小屋。那天,已是深秋,小屋里冰冷冰冷的,只有一张小床、一个小电炉、几包方便面。

母亲走过,拉住儿子的手,说:“让他回来吧.......”

父亲见到他,紧张得像一个孩子,说:“坐吧。”

儿子不吭声,抽了一地的烟头。末了,他问母亲:“你真的不恨他?”既是问母亲,又是问自己。

他坐在床上,居然比父亲高了一截。两个人对着抽烟,很快,屋里烟雾缭绕,他不说话,父亲也不说话,这些年,父子基本上也没有说上几句话。

他去了父亲居住的小屋。已是深秋,那里冰冷冰冷的,只有一张小床、一个小电炉、几包方便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城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只比恨多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