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爸爸,你还会回来吗(程墨)审核:清风

2019-12-02 16:53 来源:未知

在这样一个小家庭里,一个中国最普通的家庭里,却又一堵不平凡墙,这堵墙,暗淡、老旧,有岁月留下的道道伤痕,在我的记忆里,它们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刻骨铭心,仿佛那墙上的每一道伤痕都是刻在我的心头上一样,让我痛彻心扉。

1
  那时的我,爱穿浅色的衣裳,依似同龄的女孩,喜欢吃甜甜的零食。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他有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羽。笑容若窗外的阳光,在乍看时闪现出夺目的光彩。每年的校体育运动会,他总是出尽风头的那一个,就像操场上,一个不败的神话。只是每次看到他坚毅的面容,我的心总会掠过浅浅的痛,我会跟随他跑遍每一个人角落,大声地喊他的名字,为他加油,以我的方式,关注着,喜欢着他。尽管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听见我的声音,更不知道他在操场上挥汗如雨是为了谁,自己,抑或是某个痴情的人儿。
  那时的天空灰蒙蒙,仿若我很灰暗的心。
  
  2
  夕阳在地平线上徘徊反侧,复又沉沦。似是想说一些话,又突然的,丧失了所有的语言。我静默地走,偶然回头,看见篮球架下神采飞扬的他。
  小时候的他霸道而又蛮横,总是喜欢欺负我。当时的我很小,也不是很懂事的样子,与他吵来吵去,有时候会大大出手。现在想起,真是一段不平凡的童年。
  现在他变得沉稳,不再与女孩打闹,可我心中的他依然是那个10岁的小孩,我忘了四年的时光,足以使一个人长大。
  他的成绩远在我之下,于是考试的时候我会给后排的他小抄一下,他喜欢笑,我在他的带动下一点点变得开朗,一点点变得爱笑。姐姐说我的笑容没心没肺,可没有人知道笑容下破碎的哀伤。可是那一天,有人告诉了我,他究竟喜欢谁。
  他喜欢的是同班的一个女孩,原来他对我的热情,他对我的笑意,仅仅是出于我让他抄作业的感激。我的心里游走着冷冷的灰意,有一把刀子在我的心上划了一道深深的伤痕,深深的痛。可我的脸上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笑容,我知道所有的苦涩只能我自己尝,我自己咽。没有人会愿意和我分享,就像你当了富翁,会有人与你做朋友,而你当了乞丐,却没有人愿意与你在一起,与你睡街头。
  我沉默着望向窗外,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暗淡,我放弃了与他一起奔跑的机会,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他的笑,又该如何面对我的心。
  
  后记:
  那年的我,爱听一首叫《bigbigworld》的乐律,我喜欢其中的一段歌词,刻骨铭心:
  Ihaveyouarms
  aroundmeooooh
  likefire
  butwhenIopenmyeyes
  youaregone
  
  Iamabigbiggirl
  inabigbigwould
  itisnotabigbigthing
  ifyouleaveme
  butadodofeel
  thanatootoowill
  missyoumach
  missyoumach
  我注定会想念你,因为当年的感情。我们狂傲不鹜的,年轻。

家虽然贫穷,但我不会厌恶,因为是它节省一分一毫的来养育我;家虽然不和谐,但我不会逃避,因为是它教会了我要与人为善;家虽然冷清,但我不会烦恼,因为是它在冷清中教会了我热情……家的力量很大,同时也很小。家的力量很大,是因为它一步步的引导着我走向成熟,走向这个复杂的社会;家的力量很小,是因为它仅仅是这宇宙中一粒细小尘埃的组成成分,有它无它对这个宇宙没有丝毫的影响。

爸爸,你还会回来吗
文:程墨 编:清风
480×35" src="" width=480 height=35>

在这个家庭里,我不得不说说一个人,因为是她给了我生命,给了我一颗会感悟的心。是她的每一个行动影响了我,从始至今。她是谁?她是我的妈妈,是中国农村妇女的一个缩影,也是慈祥和善良的最美化身。

眸含泪心忧伤 天上人间父不还拙笔难描画像 泪水潸然满纸张——引言
又是一年清明雨上,又是一翦寂寥成殇,本打算不再写祭拜之类的文字,让渐次沉重的心放松一下。无奈,看见路人行色匆匆,大多手里都提着冥币、纸钱、元宝之类的物事。眼望这些祭祈必备的祭品,心再一次颤索,一股浓浓的思亲之痛悠然袭上心头。 独自静坐在荧屏前,手里敲击着键盘,博大的父爱,无私的奉献,我成长的点点滴滴如刀刻斧凿般铭记在心,每每想起,记忆犹新。任眼中的泪水潸然,将这顷刻的心痛凝结成一棵老树,一抹夕阳,一位父亲,这景总在心间徘徊的情愫撕裂开来,又拼拢一起。灯息,人瘦,捻弦,望断,叹影仃怜,恒静无言。遗漏了谁清明雨上的苍凉。任思绪纠结漫溢,押韵的竟是我的叹息。 父亲,您走了整整两年零三个月了,您刚走时,我几乎不敢听那首刘和刚的《父亲》,一听就感觉您还在身边,并未走远……一想到父亲,就感觉对不想您,还有好多话没对您说,还有好多事没为您做,还有很多很多的未来没有来得及跟您一起分享,而您就匆匆的一个人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在病痛的折磨下,匆匆地离去。 站在虚和实的两端怀念虚实,动与静的彷徨,漫不经心。洪荒宇宙,人的兴和衰,花的开与败,苍茫了生生世世的神态。来,由不得你,去,你由不得,在清明节的时空上,情由何处来,伤往哪里去。一种“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哀,总是嗖嗖的相随,总是伴着铅灰的云前往。宣纸泛黄,留下了的是一纸墨香四散的烟清小篆, 父亲天资聪慧,懂得不少道理。那引经据典的潇洒风度,那信手拈来的语言意蕴,真令我心驰神往而又不可思议。父亲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位值得敬仰和崇拜的“神”人。父亲您是一部厚重而读不完的书,这部书伴随我们成长,教会我们如何处事,如何做人。您是一座山,一堵遮风避雨的墙,为我们留下满山的果实,以及温暖的屋檐。 父亲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一家人的天空。儿时,我最得意的是骑在父亲肩上,揪着父亲头发洋洋自得的蹬着腿,熙来攘往的人都在我脚下。我欢快地在父亲肩上蹦跶,再就做骑马状,父亲头发就成了我手中缰。父亲,人心眼好,处处与人为善。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永远是一个善良、仁慈、和蔼可亲的人。父亲经常激励我要认真读书。要把书本包上书皮……爸爸善解人意,做人做事真诚、厚道、大度。爸爸一直有一颗童心,如今的我,只有一颗滴滴答答流血的后悔之心在默默为走远的岁月,为曾经自己对爸爸的不孝之心而深深忏悔!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能清晰的记得当时父亲的神情和模样,那年那月的那一首童谣,一直在荏苒岁月伴我成长。父亲的宽容,是好多人难以做到的。 现在,人间已经天黑了,下雨了,起风了,而我的思念却越来越疼了,泪水模糊了双眼,我不知道天堂有没有下雨?您可知道那是我们思念的泪滴?生命何其实在,又何其飘渺。生和死是人类永远的命题,没有人能逃脱,希望和湮灭总是相对。父亲,震撼人心的词语,包含着多少爱,多少情。稳重,是父爱的代名词,这种爱汇聚成整个人生。父爱,是一本人生百科全书,欲读之,一辈子,很难都很难读懂。思念父亲您不是每逢清明时节才会泪眼婆娑,对父亲您的那份刻骨铭心的思念与缅怀之情在我的心里是时时刻刻、分分秒秒从未减少过。 尽孝,一定要及时!写到这里,我又止不住的流眼泪,我多想再听见父亲对我说:明天爸爸就可以回家了! “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多坟上子孙来?”爸爸,我知道你在天有灵,借着这清明节的和煦春风,借着这寒食节的一轮明月,就让儿子和你静静地寒食夜话吧!

我从小以来,妈妈给我的记忆总是那么深刻,那么清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城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爸爸,你还会回来吗(程墨)审核:清风